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投美好 > 美好伙伴 >
美好伙伴 | 文投会客厅 | 专访《凤凰台》编剧罗周——李白,一旦相逢,再难拆解

文投会客厅,专访文化领域名人名家,分享回忆,分享故事,分享心境。近距离地感受那些值得我们尊敬的人深邃的智慧、传奇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内心世界。让每一个来过文投、来到南京的文化名人,和这个城市有更亲密的接触、更深刻的互动。



第六期客人


罗周




罗周
/人物专访/



上周六,南京市越剧团新戏《凤凰台》官宣开排,在开排发布会上,文小客见到了仰慕已久的编剧罗周,并第一时间跟这位中国编剧最高奖“中国戏剧奖·曹禺剧本奖”最年轻且蝉联两届的获得者约了专访。



越剧《凤凰台》

彻头彻尾地开脑洞



《乌衣巷》后(点击《乌衣巷》了解更多),南京越剧团和罗周又合作了「金陵三部曲」的第二部《凤凰台》。“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脑洞剧。虽然关于李白的作品很多,但是应该没有人看过李白谈恋爱吧,那就看看吧。”罗周说,“我们从爱情切入,最终指向了更广袤的诗的天地。”



在确定剧本之前,罗周和南京越剧团、导演等相关创作人员一起想过好多人选,比如曹雪芹李煜陆逊,甚至还想过周瑜,看到南京成为国内首个“世界文学之都”的消息后,罗周坚定了要以李白为原型的想法。“李白应该是大多数人的文学启蒙吧,没有李白,连‘低头思故乡’都没有了。对于南京,李白《登金陵凤凰台》中的‘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’更是图画金陵山川和秦淮美景的千秋绝唱。”


◎罗周在《凤凰台》开排发布会上发言 

从本科开始,罗周一直在复旦读到了文学博士,专业的积累,再加上之前写过关于李白的小说,罗周对于李白的正史、野史都如数家珍,“关于李白爱情线的记载寥寥无几,这也给《凤凰台》的创作留足了空间。



《凤凰台》里李白的打开方式,不是挂着髯口、傲视权威的醉翁,而是个神采飞扬、真率浪漫的少年。


《凤凰台》叙述了李白和两个女人的关系,一位是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玉真公主,一位是李白的最后一任妻子宗氏。她们一个似火一般灼热,另一个似水一般沉静,既共同看护了李白,又同样被他的诗拯救。



罗周把李白上场的地点安排在覆舟山,为了亲近杳杳传来的琵琶声,他解裘换船,追了半城,也追出了半个南京的繁盛风华。追至两船相近,李白亲自把桨,撞上那拨弦之人:玉真的画舫,在玉真身随船摇之时,他箭步上前搂住了她腰。”罗周说,她超喜欢接下来的这一组对话:


玉真:先生存心来撞,何劳相扶?

李白:姐姐分明能闪,却又不避!

玉真:尾随半夜,当真狂且!

李白:弦歌半城,能不消魂?

玉真:还不放手,你待搂到几时?

李白:情倾一见,但求相随三生!


“光看对话的对称感就知道,这是势均力敌的爱情,是一旦相逢便难拆解的爱情,当上天诞生了其中一个,就一定会安排下另一个来使彼此圆满。在这种纯度、这种质感的爱情面前,那尊卑之别、长相厮守……都顾不上了。即便只能共享几个瞬间,也让人情愿扑上一世的热情。”


谈及创作过程,罗周说:“1月18日我还在与武汉来的小伙伴吃饭聊天,1月23日武汉封城,我随之开始了自我隔离。按说这种情况下,少不了忐忑、恐慌,但恰恰因为这个时期,我在写《凤凰台》,跟随李白在唐朝、在诗里遨游,温柔、温暖、平静、烂漫、不孤独,也不恐惧。《凤凰台》慰藉了我,我深深感激着。睡前刷微信微博,又被抗疫战线上勇敢的人们感动到泪流满面。我穿行在现实世界与艺术世界之间,汲取着这世上最珍贵的生命力量。



每个字都精准

超过25天,就不爱了



隔离14天后,《凤凰台》的剧本基本完成。在做好了前期大量准备工作之后,罗周一般给动笔创作留一个月时间,而实际写作时间大多控制在20天左右。《春江花月夜》写了13天,《一盅缘》写了8天。“我并不建议写得太快,或者没有想好就动笔,那太不负责了。但一旦开始写,基本上时时刻刻、心心念念都挂着这个戏、这戏里的人物,如果创作时间拖得太长,体力、精力上都吃不消。对我来说,一个戏,初稿写作超过25天的话,就会很‘危险’,因为,我很可能——不爱它了。



创作时,罗周会把剧本和剧中人当作是自己的小伙伴,期待和她们见面,每次打开文档,都有一种重逢的喜悦,就像写《凤凰台》,对着电脑的开场白也是“李白、玉真,来呀来玩耍呀!”


罗周作品/ 昆曲《春江花月夜》 
罗周作品/ 锡剧《一盅缘》 

从2010年完成昆曲《春江花月夜》的剧本,罗周陆续写了70多个剧本。剧目涉猎京、昆、锡、扬、淮、越剧、黄梅戏、话剧、歌剧、舞剧、音乐剧、儿童剧等多个剧种与艺术门类,她不但是中国编剧最高奖“中国戏剧奖·曹禺剧本奖”最年轻且蝉联两届的获得者,也是该奖项最年轻的终评评委。



被问到怎么能做到高产又高质,罗周说因为写得多,也尽量写得明白,才能有积累、有进步。“每次提高一点点,这么多部剧写下来,总归要有所收获。而且,我很幸运,有很多作品得到了舞台的验证,得到了主创与观众们的帮助。”


“剧场真是一个迷人的所在,在2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里,台上、台下、身边每一个人都在共享悲欢。身为编剧,我居然也会在剧场收到观众的礼物!我居然是一个能‘圈粉’的编剧,真是想想都开心。观众们真诚的、无论肯定的还是否定的意见,我都会认真倾听,也有过被当面吐槽的时候呀。”罗周笑道,“记得有次两个老太太边走出剧场边嘀咕,‘这演的啥?根本没看懂,还是昨天那场好看。’哈哈哈,好在昨天那场也是我写的。


剧团收到的观众反馈,罗周也都会好好阅读,并对剧本进行相应的调整提升。记得扬剧《衣冠风流》的演出后,剧团发来了一些观后感,打开压缩包的那一刻,罗周都呆住了,满满当当好几万字!“这些,可都是可贵的礼物!


◎罗周作品/ 扬剧《衣冠风流》 

更幸运的是,每次剧本论证时,都会有前辈老师们给出意见建议,落地排练时,主创们又会进一步交流讨论。从选题到演出,每个剧本都要经历大大小小多次研讨交流会。就拿《凤凰台》来说,剧本还没动笔,只有2000字大纲的时候,剧团就邀请了省内外众多专家审阅,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。对此,罗周深怀感恩,“每个个体生命的边界都很有限,而他人的意见,是你生命边界之外的生命,给予你的回响和馈赠,有了这些加持,再写不好,真说不过去了。”


有人说罗周“天才编剧”,也有人说她是“技术派编剧”。她说她只是要求自己在每次创作时都做到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最好,尽量让每个情节、每个片段、每个字都被放在合适的位置上,“无一字无目的”不能随意拆解和替换。



最想写小说

被编剧耽误的大玩家



如果不是走上“编剧”的之路,罗周兴许还在写小说。“那时候我一天能写一万字,差不多一个小时2000字。在写剧本之前,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写小说。直到今天,网上也还有小伙伴问我啥时候续更,嗯……我实在挖了太多小说的坑了。每次被问及,我都觉得很不好意思,因为我与世界的对话方式已在悄悄改变,之前是小说,而今,是戏曲。”


被“剧本”耽误的还不止写小说一件。罗周是超轻黏土的玩家,“我把《火影忍者》《海贼王》《幽游白书》《圣斗士星矢》的主要角色都捏了个遍,还捏了一些戏曲人物。石小梅老师一直建议我捏自己的整套戏曲作品,可是……没时间呀。好久没捏,黏土都干掉了。”



◎罗周的黏土作品 



刷漫画也是罗周的爱好之一。“《一人之下》我三天追了400话,天天追到凌晨三点,唉……太没节制了!副作用就是腰酸背痛。最近重拾的兴趣是‘养娃’,给娃娃上妆、拍照!总之,想做的事真的太多了,却分身乏术。因为还有很多个新戏在等着我。也有人问我会不会有写作压力?我的回答是:虱子多了不痒。”





不能吃吃喝喝、也没空打理生活中的小美好。罗周把能让自己开心的仪式感放在了写作上。


“写作时,我不喝咖啡也不焚香,但是我对文档的字体、大小和行间距有要求。以前我都是小四、楷体、单倍行距,《凤凰台》时,用的是华文新魏,四号、固定行距26磅。后来我被稻壳会员‘迷惑’了,充值会员之后,光字体、颜色不再能满足我了。我还要选适合剧本气质的模板,比如最近写的《舞衣裳》,我就选了云霞灿烂的模板,用了光听名称就很拽的字体:华康铁线龙门W3,绯红颜色再加下划线,哈哈哈,真的是在浮夸的道路上狂奔。但是剧本完成后,发给剧团时,我还会再老老实实地改成宋体四号字啦。


文 | Renee

图 | 受访者提供

部分网络


长按二维码访问
关闭
友情链接
业务合作:
规划与投资发展部 程先生
邮箱:605087309@qq.com
固话:025-83217691-809
应聘联系:
党群与人力资源部 李先生
邮箱:allenlee83@sina.com
固话:025-83217692-829
中国•南京市秦淮区龙蟠中路216号金城大厦16楼

电话:025 83217691

传真:025 83217878

http://www.njwhjt.com.cn

文投服务热线
025-83217691-809

南京文投集团
官方微信

南京文化生活
官方微信

文客
官方微信